回首頁 回首頁 English Nederlands Espaol Italiano Svenska Deutsch Ruski Dansk 所有頁面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光照會(The Illuminati)

光照會(The Illuminati)
當聽到達官貴人(elite),許多人應該會想到整天打高爾夫或開趴的有錢人吧,但這裡講的是完全不同的人。

我們指的達官貴人們是一小群自稱光照會(被光照耀的)的人,核心成員是13個極為富有、家世顯赫的錫安主義 (1)世族。他們彼此的關係密切,包含洛克斐勒(Rockefeller)、羅斯柴爾(Rothschild)、 沃伯格(Warburg)、布魯斯(Bruce)、卡文迪什(Cavendish)、麥地奇(De Medici)、漢諾威(Hannover)、哈布斯堡(Habsburg)、克虜伯(Krupp)、金雀花(Plantagenet)、羅曼諾夫(Romanov)、辛克萊(Sinclair)、溫莎(Windsor)。他們一直嚴密地隱藏這個名單以免被世人知曉,所以可能會有訊息來源提出其他不同的名字 (2)

還有另外三百多個家族支持著這些人,通常都是名聲顯赫的人們,像是布希(Bush)、福特(Ford)、羅斯福(Roosevelt)、阿涅利(Agnelli)、孔恩(Kuhn)、勒布(Loeb)、蒙哥馬利(Montgomery)、摩根(Morgan)、席夫(Schiff) (3)家族等。其他還有出於對權力金錢的渴望依附其中的人,像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前美國國務卿)、 迪克·錢尼(Dick Cheney,前美國副總統)、唐納·倫斯斐(Donald Rumsfeld,前美國國防部長)、比爾蓋茲(Bill Gates,微軟創辦人)、希拉蕊·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前美國國務卿)、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股神')等人。這些人們在光照會的控制下聯合起來,掌控了世界上絕大多數的金錢與權勢。

「好人不在乎公眾事務所付的代價,就是被邪惡的人所統治。」
– 柏拉圖 (古希臘哲學家)

他們甚至在背地裡操控許多著名的組織或團體,像梵蒂岡、聯合國、世界銀行、CIA、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史密森尼學會、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FR)、NASA、畢德堡集團Thule骷髏會和許多其他組職 (4)。幾百年下來,光照會正秘密地朝著蠶食鯨吞地表世界的野望:"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前進著 (5)。這會讓全世界被一個極權政府所統治,公民幾乎不具有任何權力。地球上的人口也會被壓到最多五億人,剩下的人通通都會被肅清。

光照會沒有任何良知、仁義道德與對生命的尊重,早已腐壞到骨子裡了。核心成員的古老血脈可以追溯至蘇美時代,他們透過近親婚配來保持血脈的純正。他們也是世上最大的秘密結社 - 共濟會的大老。他們將這些計畫記錄在位於美國喬治亞州、像巨石陣一樣的"喬治亞引導石"上 (6)。他們也在這裡進行他們的秘密血祭儀式 (7),當然引導石上的文字對這些秘密黑暗內幕隻字未提。

Symbolic: just as the rest of the illuminati plans, the "Georgia Guidestones" suffer greatly under the growing awareness of the public

揭露的跡象:就像其他的光照會秘密計畫一樣,"喬治亞引導石"受到看清他們本質的大眾嚴重地破壞。


邪惡的根源

光照會的起源並不是人類,而是外星生命體。將近四千年前一小群蜥蜴人來到這裡,開始了他們秘密征服地表的計畫。他們對變身(shapeshifting)技術的精通使他們輕易地混入人類社會之中,世世代代在地表世界作威作福,日積月累下來得到了無盡的財富與權勢。蜥蜴人不會受制於人類肉體,這個種族可以活到幾千歲。所以當人類的肉體衰老之時,他們可以直接轉移到另一個肉體中,對外界來說這個新肉體就好像是家族的繼承人一樣。

The Beast

"獸"的形象

那三百個環繞著核心成員的家族們幾乎都與雅利安人一脈有血緣關係,因為'混血'會讓變身變得更困難。他們只在絕對不會被外界發現的地方展現自己真正的外貌,像家族城堡、地下城市的秘密區塊或在祕密的惡魔血祭儀式或亂交派對中。
只有極少數人與它們有公開接觸。"平德爾(Pindar, 惡魔的陽具)"是光照會中最顯赫家族 - 羅斯柴爾家族中最重要的成員,隸屬於位於地底深處的最高蜥蜴人統帥"獸(The Beast)"。

蜥蜴人是宇宙中最負面的種族,從人類標準來看他們極端邪惡、寡廉鮮恥且肆無忌憚。當你了解到光照會在這些年下來究竟幹了什麼好事之後,你一定也會同意幕後主使不會是人類。他們的傑作包括製造世界大戰;發起以"恐怖攻擊"為理由的襲擊(像911事件);用化學凝結尾(chemtrails)有毒的藥物致癌食物(像麥當勞和KFC)來毒害大眾;組織隱密的人口交易、血祭和虐待兒童的邪教儀式 (8);謀殺試圖為民喉舌的政治家、發明家或甚至流行樂手 (9)。幾乎所有歷史上發生過的慘劇與壞事最終都可以歸功於光照會。

控制體系

這些負面外星種族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主因是現在地球的揚昇過程。但他們在地表世界建立的控制體系仍然撐著最後一口氣,這是由數以萬計的成員,從諜報部門到大公司的經理們維持著的。他們會做任何事情來避免真相被揭露,當想到人們可能會要求他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時,他們都快嚇哭了。就像小布希所指出的"如果大眾知道我們幹的好事,他們會在大街上追殺我們然後把我們圍毆致死。"
基於醜事被發現的恐懼,他們至今仍不敢採取實施新世界秩序的最終步驟。'我們'人太多了,他們沒辦法追蹤、處置每一個採取行動的人。

所以,處理掉多餘人口是目前他們的第一要務。但是因為他們得來陰的,不能被發現,使得他們的手段有限。他們的計畫早就延宕數十年了,更糟的是(當然是對他們而言)他們摃上了宇宙中更強的力量,這股力量不希望地表的情勢如同他們計畫的發展。換句話說,我們的領導人們正面臨著進無去路、退無可退的窘境:一方面他們握有全世界的權勢,但另一方面他們也沒辦法拿這些權勢做些什麼。

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決定對這些困境視而不見,轉而繼續製造更多麻煩。對他們而言,就算新世界秩序還沒完成,這世界上也有許多'樂子'。他們常常舉辦各種放縱狂歡的聚會、準備各種祕密結社和計劃等等。這些計畫從建造地底城市、高科技太空站、飛碟與位於月球和火星的基地,到時間旅行、隨意暗殺人類(man-hunting)、與各種詭異的實驗(像複製人類)。

光照會的成員常常在夏季的假期中到美國或歐洲的波西米亞樹林(Bohemian Grove, 祕密男性俱樂部 - 波西米亞俱樂部(Bohemian Club)的聚會地點)進行一年一度的畢德堡會議(Bilderberg Conference)。這個聚會的常客有許多來自荷蘭、英國和西班牙等地的皇室家族,還有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部長們 - 因為用於發展的資金援助最後常常跑到光照會的口袋裡,畢竟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得花很多錢。除了竊取發展用的投資以外,光照會也會用各種不法手段獲取資金,像是沒有任何法源依據的扣押稅金、利用CIA掌控全球毒品交易、和控制各國央行來印鈔票。這些印出來的鈔票沒有基於任何實際資產(不像金本位需要黃金作為貨幣基礎),也就是說,這些紙鈔完全是憑空產生的。

他們十分享受躲在幕後不被大眾知道的感覺,這也在他們之間產生了強烈的同伴意識。多年來大眾對於世界幕後發生的一切實在太過冷漠,讓光照會有機會進行各種各樣卑劣的計畫。由於金字塔式的層級架構,只有少數幾位核心成員知道光照會的全貌並能監督組織運作。剩下的人嚴格受制於"保密原則":他們只會被告知必要的資訊。

None are more hopelessly enslaved than those who falsely believe they are free

上圖標語:世界上最容易奴役的人就是自以為自由的人。



共濟會(The Freemasonry)

如果光照會的某位成員表現優良,他就可以獲得共濟會 (10)的晉升。他們會參加在共濟會集會所舉辦的奢華入會儀式,這些集會所充斥著過度浮奢的排場,而且位於一些著名的建築之下,像大教堂、城堡或政府機構。

在這入會儀式中,新會員會被告知一些組織中的秘密(雖然現在這些秘密都可以在網路上找到,只是仍然沒有公諸於世):像是反重力科技、免費能源、心靈控制技術、宇宙的知識、星門、外星生命、如何克服死亡(在不進入涅槃/天堂的情況下轉世)、和可以液化物質或使重量減輕的聲波科技。共濟會成員以前是使用這些科技建造建築的真正的石匠(freemason英文原意為自由石匠)。這些科技也是外星生命用來建造金字塔和許多巨石建築的手法。

這些低階的會員就像許多光照會控制的機構一樣,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幫什麼組織做事。這些機構包含了企業、銀行、媒體、藥廠、司法機構和政府,他們都只是像你我一樣的普通百姓。但不管走到哪裡情況都一樣:越高的地位、越腐敗-這不但是這個體系的力量來源,也確保了沒有什麼人敢戳破現狀。一旦真實的情況被接露,他們將意識到自己多年下來都是這體系的共犯。大多數在裡面的人都恐懼於站出來說話的後果,因為光照會並不是很欣賞多話的卒子。就算少數人嘗試揭露真相,這些賤視生命、罔顧道德的頭子也會毫不猶豫地剷除組織的障礙。

為了達成單一世界政府的計畫,光照會成立了許多全球性組織:像是聯合國(UN)、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衛生組織(WHO) (11)、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和許多其他的。這些組織都以造福人類文明為宗旨,卻成了光照會控制世界的棋子。

Street art

  洛克斐勒家族

如果你研究一下這些組織的創立者的話,洛克斐勒家族的名字會常常出現在你眼前。雖然他們不是光照會裡面最有錢的家族(羅斯柴爾家族以將近五百兆美元的資產居首) (12),但洛克斐勒家族是最積極擴張、也最具侵略性的。洛克斐勒家族充滿惡意的行為和對生命的鄙視堪稱驚世駭俗,他們甚至還在公眾場合以慈善家的面目示人。他們最喜歡製造武裝衝突與戰爭來踐踏人命,通常他們會同時援助衝突中的雙方、以及散播假情報來挑起對立情緒。

雖然他們在世界各地製造了不少所謂的'火藥庫',但還是沒辦法將戰爭擴大到全世界。所以他們也嘗試削弱人類的健康,特別是利用癌症,這個方法就比較成功。在過去罹患癌症的比率是1000人中只有1人,現在是平均2人中就有1人得病。他們的愛滋病作戰是另一個決定性的'勝利',他們在秘密實驗室中創造了愛滋病毒、SARS、禽流感、和H1N1等,然後透過藥商提供的疫苗散布到全世界,再悠哉地看著世界因此陷入混亂與不安之中。在非洲甚至有整個世代的人因此死亡。另外,他們也確保天然的癌症解藥被全球性的禁止,像大麻中的大麻素。

但這樣洛克斐勒家族還是不滿意,他們繼續製造各種傷害人體健康的伎倆,像化學凝結尾、對人體有害的輻射、食物和衣物。

破壞我們健康的手法

所有具有生命的有機體都有自然的頻率,但這頻率會受到外界電磁輻射的干擾。對人類來說,這些干擾可能導致各種病痛:像是失眠、頭痛、情緒消沉、對中樞神經與腦部的不良影響、和癌症 (13)。特別是最近幾年,光照會發展了許多可以散播對環境造成深遠負面影響的電磁輻射的花招:包括行動式裝置(手機、平板等)、UMTS電波塔(3G訊號源)、Wi-Fi和全球性的強力電磁輻射發射器網路 - H.A.A.R.P (14)

我們的食物也被操作(有時候是基因修改)到幾乎無法提供必要的維生素,並加入了一堆化學合成垃圾(像阿斯巴甜,真正的食物不應該有副作用對吧) (15)(16)。共濟會的企業是製造這些偽食物的始作俑者,這些企業通常十分好認,因為他們幾乎都毫無困難地成為世界性的餐飲業龍頭。像麥當勞、肯德基、家樂氏和星巴克,這些企業的商標常常充滿各種符號象徵,因為光照會超愛秘密符號、幾何 (17)、和手勢。

許多有毒物質也被大量添加在處理衣料纖維與製作衣服的過程中 (18)。一件完工的衣服常常被覆滿危險的甲醛氣體來防皺,有時儲存衣物的容器也為了'除蟲'而充斥著有毒的氣態苯。如果你買回衣服沒有洗過就直接穿上的話,你的皮膚就會直接暴露在這些有毒化學物質中。

Just as many other illuminati we regularly see the CEOs of McDonald's make a 'secret' illuminati gesture in public appearances, such as here at presentations for the Olympics Just as many other illuminati we regularly see the CEOs of McDonald's make a 'secret' illuminati gesture in public appearances, such as here at presentations for the Olympics

2012年倫敦奧運原本會成為光照會的重要展示,運動會上的建築幾乎都代表了共濟會符號,他們本來還擬定要在那時進行一件'大事',但功敗垂成。現在我們已無從得知內容究竟是什麼,但如果1995年的'光照會'桌遊講的是真實計畫 (21),恐怕不會是好事。幸好銀河聯邦與許多透過通靈溝通的存在於奧運前和舉辦期間中 (22)都表示:不會再讓像9/11那樣的事件在揚升中地球上發生。

圖中:就像其他的光照會成員,麥當勞的執行長在奧運的典禮上做出了光照會的"秘密"手勢



哪裡可以找得到光照會?

事實上,到處都看得到光照會的影子,他們的觸手遍及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個部分。從銀行系統、媒體 (23) (24)通訊社 、藥廠、石油公司、政府、股票市場、大多數的司法機構、諜報部門 (25)、軍隊與軍武產業。他們控制了科學界、教科書、學術界、記者和好萊塢。試圖研究免費能源科技的研究者不是被賄絡、威脅就是被暗殺,因為免費能源會嚴重威脅到石油產業利益。他們也擁有大型礦場、賭場,並透過CIA暗中操弄全世界的毒品交易、特種行業、等等其他。

簡單的說,只要你乖乖繳稅、服從法律並配合政策,他們就不會對你怎麼樣。但是,只要你偏離了'正道',並開始問一些棘手的問題、做一些可能妨礙上面的人的事,你的人生很有可能被他們胡攪亂攪一番。歷史上數以千計的反動分子被永久的封口 - 從甘迺迪到吉米·霍法(Jimmy Hoffa, 七零年代失蹤的美國公會領袖)、從特斯拉到史坦˙麥勒(Stan Meyer, 水電池設計者)、從馬丁路德金恩到巴迪·霍利(Buddy Holly, 英年早逝的美國搖滾樂先驅)。

恐懼是他們用來控制人心的最大利器,再加上媒體是他們最忠心的走狗,光照會確保大家活在草木皆兵的恐慌中。但事實上自然界是沒有什麼好怕,所以他們就捏造許多的藉口:恐怖主義、全球暖化、H1N1、冷戰、酸雨、還有其他你耳熟能詳的嚇人事情。新聞報紙幾乎完全不報正向、激勵人心的新聞(用沒有爆點之類的理由),天天向我們轟炸恐怖、緊張、壓迫甚至絕望的訊息。當然,這些撈什子嚇唬不了你的對吧(ˊ∀ ˋ )

The ultimate failure of the New World Order: Despite all their shady projects, the illuminati have not succeeded in stopping the population's development and growth

新世界秩序的瓦解:儘管他們一再努力地計畫著這些陰謀詭計,光照會仍然無法阻止人口增長與社會發展。


"早知今日,悔不當初"

光照會完全不在意自己的靈性發展,他們也不相信業力能拿他們怎樣,堅信著自己可以毫無後果的製造各種苦難、混亂、與悲傷。但事實並非如此,這宇宙中的業力對他們也是一視同仁的。終有一日,他們也必須承擔自己行為的所有後果,不論是在這輩子還是之後的生命。更何況,所有靈魂最終都須在肉身死亡後,回到涅槃/天堂審視自己的人生歷程。

通靈訊息與瀕死經驗者時常提到:一旦你的肉體死亡,並朝著回到源頭的道路前進時,所有你在人生中建立的事業、權力和財富通通都帶不走。但你會體驗到你是如何對待他人、關愛彼此、論斷是非的。你也會了解到你所做的選擇對你身邊的人有什麼樣的後果、以及你是如何從經驗中成長的。靈魂必須審視在過去生命中經歷的這些體驗,屆時你馬上就會理解到自己種了多少善果、埋了多少惡報。這審視的過程並不是毫無負擔的,因為你必須了解自己的行為究竟對他人造成了什麼影響:你得透過他們的體驗來親自經歷這些痛苦、悲傷。

馬修(Matthew) (26)是一位已故男孩,時常透過他母親傳達許多通靈訊息。他表示這過程對作惡多端的人來說是痛苦又漫長的過程,許多來自高次元的訊息也都鼓勵我們不要憎惡、仇視光照會,而以原諒代替責難。因為當他們在地球上的把戲終於玩完、回到天堂之後,等待他們的是與這些行為相應的... 課程

------------------------------------------------------------------------------------


延伸閱讀:


Share |



我們
感激任何的慷慨解囊 Thank you very much!!

he's a spacer